• 首頁
  • 展覽回顧
  • 素履之往-林良材個展

素履之往-林良材個展

2022/3/12 ~ 2022/4/30
2022-03-12 PM 1530
  • 眾聲喧嘩始見他的笑容更深邃

眾聲喧嘩始見他的笑容更深邃 -為林良材【素履之往】個展而寫

文/鄭乃銘

 

林良材是詩的煅鑄者。

 

他的鐵雕藝術是文字的視覺化,同時也是視覺的詩詞化。

 

從他的作品身上,能夠看到一位藝術家在構思一件創作時的清晰脈絡。在一種極度自覺的線條勾勒、起草的走動過程,林良材將思動的轉折,轉換到鐵板的素材上,在每個焊接、煅燒、鑄造、槌打…的環節中,我們彷彿能夠閱讀到他整個思路的彎折、轉接,那更像是藝術家在面對創作的時候,即便是每道呼吸、停頓、近觀、遠看、強化細節,都能夠從他的作品身上仔細端詳到;且能找到線索可推敲。

 

林良材透過「減法」來思考作品的結構。

 

減法,固然在立體雕塑作品是常見的表現技法。但對於林良材來講,減法;不單純只是一種技巧的表現,更真確說那是他生活的態度,也應該是他生命的一份自處。身體的殘疾,讓他關閉了六覺中的聽覺;同時也無法像一般人能依靠口語流暢表達想法,這也許讓林良材因少聽、不說而有所不便,但也進而更能耽靜於自己的創作。因此,他運用減法的概念來訴諸於創作語法,說來是更貼近於他的心性,也成為他藝術的另一個特質。

 

觀察林良材的藝術,可以發現他擅長細膩捕捉生命的動感,不論是被藏家與觀眾稱道的行走系列,或者是他較少曝光的動物/馬系列;由於林良材喜歡馬也花了相當長時間觀察馬,這使得他所形現出來的馬,即便是馬的骨骼、姿態、表情,他都能讓剛硬的鐵板為之折服;因此柔軟鮮活。這使得他的藝術就好像是一首可以流動的詩篇,文字有著音律的張揚起伏,但卻又不會流於過度喧囂,動態所帶起的文字性充滿著豐富表情,就好像林良材在透過手語溝通時,所流露出來的豐富肢體動作與臉部表情,屢屢成為視覺的焦點。

 

林良材賦予作品的豐富情緒,始終充滿著豐沛的內在力道,他擅長以非常簡練的線條構造出外相,問題就在於即便是相當單純的線性運用,他同樣可以推湧出一股巨大張力,這點;始終讓人驚嘆。我自己最喜他以「手」來作為表現的系列作品,儘管這個系列作品也有觀者認為太過於具體與線條化,但我卻認為;林良材將這個系列主題詮釋得最絲絲入扣。他對手的掌握、描述,就像是人的面相,斷論生命落章節清清楚楚,能看到心情的變化、時間流動、歲月的鑿痕,甚至也能被讀出生命的落寞與起伏,手部肌肉豐腴、瘦骨嶙峋(多數當然是瘦骨嶙峋)的拉、扯、握、放、奮力…,他總是斤斤計較,使得這個主體具有鮮明度,也能夠看出林良材捕捉芸芸眾生的高感度。我總認為,他儘管選擇鋼鐵作為材質,但他作品裡的手,卻是最多情、柔軟的。

 

Covid-19的這二年,林良材的作品也出現不同表達型態,以半身的人體為依歸的作品,腳的動作多了彈跳姿態,對應過去行走的姿勢,近作的表現則有站定卻不安分的運動感;甚或也出現跳舞的動作。林良材大量去除過去對作品的敲打痕跡,整個形體回到樸拙的結構,但因姿態的本身相當有表情,無疑豐富了作品的解讀。

 

我個人比較感興趣的近作是他的《暴風雨系列》,這組作品相當顛覆林良材過去作品的表達型態,他嘗試脫離了所謂過去的舒適圈,以粗細不一鐵板來代替早期創作對線條的構建,鐵板與鐵板透過焊接建築出個人或群體關係,沒有以前作品的纖細身材,鐵板因為有窄或寬的積體,人的結構就如同變形金剛從制化車體轉瞬變成巨大的機器類人。林良材通過鐵板的相遇與重疊,煅燒出更有曲折感的人物造型,人物的厚度與力量也因此被強化凸顯。林良材以這組作品來指涉二年新冠疫情帶給人類的突發性、影響性,這就好像無法充分精準預估暴風雨肆虐的破壞力,人;只有先求自強,也才能自立。值得玩味是這組作品有幾件是人與人像疊羅漢糾結與矗立,這樣的表現一來係建立不同過往作品美學觀,二來是意喻疫情相對也喚醒人與人更必須同心、團結,三來則是不應該因為疫情而失去幽默感;印象中疊羅漢的演出,多數是在小時候欣賞馬戲團才有的表演,那股歡樂既夾雜著驚嘆聲,也同時瀰漫著笑聲。林良材一直很喜歡在自己的創作植入性格中的幽默、捉狹、調皮,這幾件作品就讓人感受到他渴望傳遞的心情。

 

或許就是在於創作的本心是單純、沉靜、樸素、歡喜;是不需要過多章章節節堆砌,才愈發使得2022年在台中月臨畫廊的個展標題【素履之往】,更具有特殊意義。

 

素履之往,語出《易經.履卦》:「初九,素履,往無咎。象曰,素履之往,獨行願也」。用來比喻人生清白自守,質樸無華,即便是在五光十色的社會只剩我這麼一個人,依舊會堅持這樣的操守走下去。

 

如果把「操守」兩字更落實化一點,則是所謂精神性的含量。這樣的特質,在立體作品的呈現上本來就比平面繪畫來得更曲徑隱晦,也更不易傳達。但,林良材的鋼鐵雕塑有相當高度的素描性格,他屢屢可以通過酣暢筆觸快速捕捉到主體事物的神韻,這點;被很仔細保留到他的立體作品身上。如果以比較歸納性的總結來敘述他的藝術特質,應該不脫離下列幾個關鍵字:神韻鮮明、生命質感強烈、心境磊落、簡練而無矯飾。

 

藝術,無論回到個人或放諸於社會,最後被觀照絕對是藝術家個人。藝術家的心,落點在哪裡;情感也就在哪裡被挖鑿出來。

 

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林良材的藝術,何嘗不也是一個入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