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展覽回顧
  • 【忘了的光亮、回到了夜】夏愛華個展

【忘了的光亮、回到了夜】夏愛華個展

2021/8/7 ~ 2021/9/18
2021/08/07 15:00
  • 創作自述

文/夏愛華

 

    2019年的夏天在羅馬尼亞駐村時的點點滴滴,曾幾何時的日常,卻成為遙不可及的光亮,在超過一年的夜裡綻放。

    一如往常在歐洲駐村,策展人在接機的漫漫旅途中告訴我在準備我的原木時,當地著名的神木忽然間被雷打中然後就倒了下來,於是一直沒有人可以雕刻的原木就這麼順理成章的成為了我的材料。我對於這些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都已經見怪不怪了,策展人非常認真的形容神木的大小,像是山神似的樹,我想著在動漫裡會出現的世界樹,於是心裡面有了屬於我自己的世界樹的畫面。

    從機場到駐村的場地需要5~6個小時的車程,明明是夏天卻只有12度,當我們越過一個山脈的時候忽然下起了暴風雨,滿地都是坑洞的泥巴路讓路途顯得更為遙遠,正當我覺得我們來到了異世界的同時,眼前的小鎮所有的屋頂以及電線竿的頂端都有著差不多直徑兩米左右的鳥巢,裡面有著相當巨大的鳥兒們,我非常興奮的下車想拍照,這時一隻大鳥飛下來朝我走來,站著的高度約在我的腰與胸之間,讓我有點緊張的覺得還是不要靠近的好,策展人非常興奮地介紹著這種來自非洲的白鸛,每年夏天會到這裡避暑,當地人因為太喜歡他們所以趁鳥兒不在的時候在巢裡放攝影機,而且還有專屬的電視頻道轉播,收視率還遠遠超過所有電台,讓我對於鳥兒偶像有點憐惜的情感。

    正在想著鳥兒的隱私權的時候,車子忽然停了下來,我們正被一大群的牛包圍著。應該是說我們亂入了牛群的回家之路。只是一隻隻的牛好大,個子比車子高很多,我才搖下車窗想看清楚點,牛就衝過來把頭伸進車窗裡差點把我嚇死。聽策展人說牛群是鎮上每家人養的幾隻匯集成一大群牛,有上百隻大家一起去草原吃草,到了傍晚牛隻會自己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不用人去牽去管,對我來說像是天方夜譚似的,剛剛因為我們妨礙到牛回家的路所以他們不高興才衝過來的。所有的事情都有他的道理在其中。

    藝術家進駐的地方是當地的一間相當古老的美術館,藝術家們住在一個大宅院一起創作著,因為我的神木實在太大所以我的作品也就得做得很大,策展人告訴我當地有著熊下山來民家的果園搶食事件,雖然在世界各地都發生著,但是熊對於當地人似乎是非常特別的存在,引發當地人非常兩極的紛爭,我想神木也是當地的非常特別的存在,所以我以神木將熊做成乘坐在雲上的雕刻,像是來告知人們山上發生了相當嚴重的問題。作品為『熊的寓言』。

    在駐村接近尾聲,有天鎮上有名的狗來到我們的駐村地,那是一隻非常奇特的狗,神出鬼沒卻非常乾淨而且總是認真注視我們每一個人。因為當地依舊很冷的關係我們一直開著暖氣,所以大家的房門都是緊閉著的,卻在我洗好澡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看見這隻狗像是住在我們房間許多年似的趴在正中央,因為我會過敏所以只好請他出去,但是無論我們怎麼好言相勸他都無動於衷,最後沒辦法只好推他出門,他一出門的那一瞬間忽然像是狼嚎似的吠了一聲,然後鎮上像是所有的狗都跟著他像是狼嚎似的一起吠了許久,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有著不可思議的感覺。

    駐村結束之後我們去了捷克的布拉格,以及奧地利的維也納,布拉格是個相當古老的城市,像是整個城市停留在遠古但是卻充滿著觀光客。街道上的小丑放出來的不是鴿子而是穿越時空的蛾,在鐘樓下似乎感覺到時間與時空對於布拉格沒有作用只是一直隨著鐘樓裡的迴旋梯旋轉著。美術館與博物館裡都不斷重複著布拉格的教堂是魔鬼教堂的傳說,很久以前當魔鬼降臨時帶來一場大瘟疫,與當時埋葬在市內的猶太人墳墓帶來詭異的氛圍。在維也納比起華麗的克林姆更吸引我的是深刻的席勒,尤其是在染上西班牙流感之後的畫作在腦海裡一直揮之不去。就這樣來到了2019年,人們進入了漫漫長夜。

    當新冠肺炎蔓延全世界,台灣像是平行宇宙似的成了世界欣羨的地方。在2020年疫情稍稍和緩的夏天,我受到日本兵庫縣尼崎市的邀請,因為當地的疫情讓民眾陷入憂鬱,許多人因為憂鬱而自殺,自殺的人數早已超過因疫情死亡的人數,所以希望能邀請來自疫情控制得當的台灣,而且能給予居民繼續與疫情奮戰的作品,於是我帶著我的『直到雨停』的戰士系列,以及以尼崎市為主題製作了一件新的作品『漂浮城市』,只是當我的展覽開始的時期疫情卻升溫,開展當天來了上百名的參觀者,大家都是希望能聽到我在現場能給予他們鼓勵以及能振奮人心的話語,因為大家已經接近一年沒有出門與朋友見面,沒有聚會沒有歡樂的對話,而且疫情讓他們看不到盡頭,這是我身為藝術家第一次覺得能夠以作品慰藉以及振奮人心,即使在疫情嚴峻的時期深入疫區是緊張的,來回也必須隔離並且花費許多時間以及精力,但是最後展場來了400多人,大家留下許多感謝的信件,也說明這個展覽給予他們多大的力量,讓我深深為自己身為一位藝術家而感到驕傲。

    今年,疫情依然沒有緩減,全世界仍然籠罩在夜,我將生活中曾有的光亮,幻化成作品,希望能照亮每個人心中憂鬱恐懼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