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展覽 

【燦光仙境】賴純純個展

展期/2021/4/10 ~ 2021/6/6
茶會/2021/4/10 14:30
作者/賴純純

燦光仙境

Splendent Light in Wonderland

 

文/王玉齡 策展人

 

「藝術是從心靈中湧現出來的,是生命的呈現方式,藝術歷程就是體驗生命的歷程。」--喬治亞·歐姬芙(Georgia O'Keeffe)
 

歷史上偉大的藝術家都是在生命困頓時,找到突破的勇氣和生命的出口,為藝術歷程再創更高的新境界。美國著名藝術家喬治亞·歐姬芙在新墨西哥的湛藍天空、遼闊荒原、動物遺骨和光禿大山中,為她的孤獨靈魂找到棲所,俯仰皆是的荒涼之美,也為她帶來源源不斷的創作靈感。

藝術家賴純純出生於臺灣戰後,是當代非常知名的重要藝術家,舉凡她的繪畫、雕塑、裝置藝術、觀念藝術、公共藝術等,皆充滿創新與實驗的精神,超越傳統媒材和造形。賴純純跟歐姬芙也有相同的生命歷練,西元 2000的千禧年,她移居台東,都蘭的山海美景、天海光影、四季遞嬗和島嶼邊陲,讓她重新探討生命的價值與土地的認同,為她的藝術歷程帶來本質性的變革,締造強烈的個人藝術風格和豐富的藝術內涵。

 

三個空間三個主題

此次個展大致分三個展示空間,並透過三個子題系列來鋪陳串聯,讓觀眾進入不同氛圍的展場空間,欣賞不同主題的系列創作,從而認識和理解賴純純近20年來,受到東海岸壯麗自然景觀的啟示,而產生對新世紀瞻望、新故鄉認同、新生活體驗,並與心中有愛的美好遇合,展現更熱情的藝術生命力,以及更燦爛豐碩的創作成果。

《島嶼海洋》系列 --­ 90年代末起,賴純純投身於公共藝術創作,長年走訪臺灣各地的經驗,讓她對於所處的台灣島有更深的了解。定居台東後,面對太平洋,藝術家強烈感受到強大的自然原始能量,這對年輕時漂泊過許多異地城市的賴純純而言,正是成為指引她生命航行的座標。因此,在這系列作品中,藝術家以色彩豐富和生動輕盈的蜻蜓、飛魚、花卉和群島等造型,重現台灣島嶼仙境, 以關注島嶼生態與海洋美學觀點,來表達對這片土地的認同與關懷。

《佇春24節氣》系列 則是賴純純從都會生活移居到邊境的臺東都蘭後,陸續完成的繪畫系列作品。在歲月靜好中,藝術家感受大自然的節氣與生命循環,無盡的日常幻化為瞬間的無常,藝術家將日夜光影、天光水色,以符碼重複堆疊的方式,表達純粹自我抒情的寫意,反映出心靈與環境、精神與身體的相互交融,也是藏於個人心中仙境的想像寫照。

《閃亮的愛》–是這次展覽的最主要系列,展出非常多幅巨型的重要作品,同時,也完整呈現賴純純這時期最主要藝術內涵與風格。2000年因著一個夢境的引導,藝術家找到台東都蘭的夢中仙境(Wonderland),為她的漂泊靈魂覓得棲處,也為她的生命情感找到寄託。因此,在這個系列作品中當鏡面遇見流動的繽紛色彩,它就不再是一塊普通的鍍銀玻璃。它延展空間,製造錯覺,反射的不僅是環境與燦光,更是觀賞者跳動的心。藝術家藉由觀者的視覺和心靈的互動,傳遞了「愛就是能量」,透過意志與想像,體現愛和自由的閃亮光芒和價值,亦是藝術家和觀賞者生命中「仙境」(wonderland)的美好實踐。

 

新媒材新形式新風格

這次個展中,我們看到賴純純對自我生命與靈魂的深度探索,同時,導向創作媒材的創新和藝術美感的開發,乃至於對自然環境和人文能量的覺察和省思。

2000年前後,藝術家研發出特殊色彩,適合滴畫在透明壓克力上,顏料凝固後,形成像水珠的形態,可以把光整個折射進去,再反射或鏡射空間中或牆面上,呈現如同水一般美麗的倒影,或像是天空燦光斑斕的彩虹。《島嶼海洋》系列就是透過這種流動性材質,結合壓克力玻璃等透光亮麗的媒材,以及不鏽鋼材質的創作,將之轉化為表達藝術思想的媒介,以色彩繽紛的造型,凸顯她嚮往自由仙境之心。

《閃亮的愛》系列則是在平滑的鏡面基板上,以透明性壓克力色料潑灑滴流,形成無數的水珠組合和水紋擴散,經由環境光的照射和反射下,產生緊密、無間、交疊、閃爍的光彩,折射四散在整個畫面的空間中,觀者隨著身形移動和視角轉換,而變幻無窮。在這系列作品中,藝術家創造出一種因為心中有愛的幻想夢境,希望帶領觀眾進入一種“詩意的存在”,在愉悅繽紛的微光中、流光溢彩間,一種內在而深刻的情感油然而生,隨機而偶然,令人難忘,夢境與現實共存,使觀者對外在世界和內心自我都產生全新的視角和觀點。

賴純純的藝術創作是形而上的自然與精神層面的探討,涉及物質與非物質、存在與消逝、實空間與虛空間等哲學性思考。她用簡單造型和巨大尺寸,營造出一種讓人凝神的氛圍,透過作品畫面折射和反射,營造絢麗光彩的夢幻仙境,喚起觀眾神秘的感受,產生一種莫名的吸引力,邀請觀者參與到作品之中,最終觀者融入,也成為作品的一部份。

藝術家長久以來追尋的自由性、獨立性及初心之愛,自然形成她更寬廣的生命樣態,並表現在她藝術創作的探索、轉變與發現,使作品充滿流動性及生命力。這些作品不是抽象、也非具象;既是抽象,又是具象,形成具象與非具象之辨證,且同步呈現了媒材的封閉性和視覺的開放性,提供人與自然的互動、 人與作品的對話 、觀者與內心的幻想的多重共存可能性,  這也是賴純純這時期作品最具代表性的藝術特質與風格。

藝術媒材的使用可以反映時代的精神性,賴純純在獲得第39屆吳三連藝術獎時,曾說:「我覺得21世紀是個追求輕盈的世紀,前ㄧ個世紀有很多戰爭和意識型態,太沉重了。那是一個鋼和鐵的世代,但是未來人們會更喜歡輕盈,更喜歡顏色與光線。」的確,時代紛擾,心頭困頓,與其身陷於千百種煩憂中,不如抬頭,讓此心寄與天光雲影中。

 

如果藝術是一種舉重若輕、學會自在的生命歷程,那麼賴純純的藝術作品創造了璀燦的光芒,引導我們對奇幻仙境的想像,讓我們可以一探“燦光仙境”的美好。